北京快3

翻頁   夜間
靈域小說網 > 我有一座藏武樓 > 第一百八十八章 斬盡殺絕

    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:[靈域小說網] http://xabaofa.com最快更新!無廣告!

    這丐幫六袋舵主明顯不是個視死如歸的人物,但此刻竟然有勇氣和決心自行了斷,可見王天成給他帶來的恐懼和壓力有多大。

    他甚至都不打算求饒,顯然很清楚,這不過是白費功夫。

    甚至與其憑空讓人折辱,最后還逃不過一死,不如自行了斷,給自己留個體面。

    不過很可惜,從他被王天成那強橫神功吸到手里的時候,生死已經不由他自己做主。

    只見王天成沉眉凝目,并掌如刀,以閃電一般的速度截擊這一拳,砍在對方的手肘位置。

    同時變刀為掌,推山一般擊在他的胸口上,將對方震飛出去。

    先是撕拉一聲皮肉分割的響聲傳出,繼而一條裹挾著強勁拳力的半截手臂以毫厘之差避過這中年的額頭,在慣性的支持下飛了足有十幾米才落地。

    而且落地后雖然這中年舵主依舊痛的發狂,卻是再沒有喊出聲音來。

    竟是剛剛的推山一震,將他的的整個聲帶給震碎,卻避過喉骨,可見王天成對于力量的操縱與運用到了何等精妙的地步。

    而此時中年舵主的整個嘴巴滿是鮮血,除了痛還是痛,卻一聲也叫不出來。

    說實話,就這樣,還真不如一開始就自己了斷來得好。

    不然哪里會受這許多罪?甚至這還不算完,因為王天成仍沒有殺他。

    整個過程就發聲在電光火石之間,由此也能看出惠惠的父親王天成不但武功高絕,而且反應也是極快,段毅自忖不是此人的對手。

    “又是一個玲玲式的人物,殺伐果斷,而且出手狠辣,再加上他隱姓埋名,恐怕不是江洋大盜也差不了多少。”

    段毅心頭有點警惕,不過面上倒是毫無所覺,捂著惠惠眼睛的手還是沒有松開。

    “好了,這位小兄弟,十分感謝你救了我的女兒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能否請你將我的女兒還給我呢?”

    王天成心頭一口惡氣稍去,不再關注這個注定要經歷許多痛苦才會死的衰人,轉頭看了眼段毅。

    當目光停留在惠惠的身上時,現出一抹柔情,溫吞道。

    語氣十分平和,態度也很是親切,如果不是段毅剛剛觀看了他戰斗的場面,恐怕也會以為這是一個與人為善的老好人。

    “那你最好還是將惠惠的眼睛蒙上,這場面太血腥額,一般成年人都受不了。

    孩子若是見了,恐怕會留下什么隱患。”

    段毅固然忌憚惠惠的父親,卻也不會拿這么一個小女孩作為擋箭牌,不然他和那群乞丐又有什么區別?

    抱著惠惠送到這男人的懷里,段毅跟著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他們或許對這種場景習以為常,但孩子可不是,容不得半點馬虎大意。

    “多謝小兄弟,我知道了。

    本不想這么輕易饒過他的,不過既然孩子還在這里,就放他一馬吧。”

    王天成十分感激的對著段毅點點頭,小心翼翼的接過女兒,滿是心疼和慈愛。

    同時腳后跟一踢,一枚指甲蓋大小的石子咻的一聲射出。

    精準無比的打在那中年舵主的額頭上,砸出一塊血洞,繼而穿射出去,可見勁道之強。

    汩汩的紅白之物自血洞當中流出,中年舵主氣息全無,算是徹底的解脫了。

    在死亡的這一刻,他竟然是笑著的,可見之前受到的痛苦有多么的可怕。

    而段毅也再一次加深了對惠惠父親的印象,若不是顧忌女兒,恐怕他會將那丐幫的舵主折磨的痛不欲生,求死不能,看來是個睚眥必報的家伙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他救了王天成的女兒,對方會不會恩將仇報,比如擔心他透露了行蹤而翻臉,繼而加害他。

    “你們先去個干凈的地方,廟里還有幾條漏網之魚,我去解決了他們再來找你們。”

    玲玲將兩人的表現從頭看到尾,面對王天成很冷淡,對于段毅的細心則很是欣賞。

    擺擺手示意兩人先走,隨即一個閃身朝著那廟中縱去,白衣飄飄,姿態冷傲。

    怎么看都是一個常人眼中的女神,女俠,仙女,但下手可真不是一般的黑。

    不多時,廟里便傳來呼和的打斗之聲以及慘叫,讓段毅有些無語。

    你這么大個美女,這么好的氣質,難道就是用來干這個的?

    不過這倒也不難接受,玲玲和王天成兩人這次鬧得太大,直接將整個丐幫分舵給滅了,傳回丐幫總舵,肯定會引起軒然大波。

    斬盡殺絕,以免泄露消息行蹤也是應該的,甚至可說是雖血腥,但理智的選擇。

    假如換成丐幫占據上風,他們要面對的處境恐怕也好不了多少,成王敗寇罷了。

    王天成抱著惠惠,跟著段毅往大樹的方向走去,邊走邊拍打著惠惠的后背。

    輕聲的安慰著受了驚嚇的女兒,心底對丐幫生出濃濃的恨意。

    惠惠可是他的寶貝圪塔,含在嘴里怕化了,放在手里怕摔了,心道,

    丐幫的掌棒龍頭是吧,這筆賬老子記下來了,早晚和你清算。

    惠惠此時也知道自己得救,終于伏在父親的懷里大聲哭泣起來,眼淚怎么也流不盡。

    看來不管大女人小女人,都是水做的。

    至于她懷里的小奶狗,依然一聲不吭,段毅有點奇怪,湊近一瞧,發現這小流浪狗原來早已經被人打死。

    只是看起來像是活著一樣,被惠惠抱在懷里當成一個依靠,也不知這件事會不會對她幼小的心靈產生陰影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回到藏著衣服和鐵劍的地方,換下酸臭的乞丐服,段毅頓時感覺自己又活了過來,通體舒暢,終于不用忍受那難聞的味道了。

    頭發還是這么披散著,只是原本清俊秀氣的臉蛋黑一塊,白一塊,像是逃難出來的一樣。

    而背后的嵩陽鐵劍更是讓段毅心中安全感大增。

    他如今很有一種劍客心態,自覺一劍在手,無所畏懼,哪怕是面對王天成這般恐怖的強者,也敢揮劍。

    不多時,玲玲也趕了回來,秀眉生威,煞氣逼人,應該是把所有的隱患都解決了。

    “賢伉儷救助小女之恩,王某感激不盡,還請到我家里一聚,小酌一杯以表感激。”

    見到正主都在,王天成抱著惠惠對兩人正色道。

    若不是這對小夫妻,只怕今次他還真要陷入兩難境地。
章節錯誤,點此報送(免注冊), 報送后維護人員會在兩分鐘內校正章節內容,請耐心等待。
湖南快3-北京快3 北京快3-欢迎您 安徽快3-推荐 上海快3-Home 河南快3-Welcome 吉林快3-安全购彩 重庆快3-Welcome 湖北快3-安全购彩 体彩快3-推荐 广西快3-欢迎您